oG.IOJXuFNsU_5nrMLSw5w (1)  

平 凡 母 親 的 夢 想

[ 澄 心 診 所 ]

 

轉載自 文 / 黃迺毓‧台灣師範大學人類發展與家庭學系教授


我母親小時候受的是日式教育,功課很好,卻因家道中落而不得不犧牲她繼續升學的機會。

結婚前有段時間上班,結婚後安分的持家,她過的是當時一個平凡女人的一生。但是她有很多的夢想,從我懂事起,她很少為我說故事,但她會把我當知心好友,訴說她的夢想。


她夢想能有機會繼續求學,不因她是女孩子就得犧牲,她認為學歷不該只是工作許可證或嫁妝,而是自我期許的一種實現。

她很愛看書,知識豐富,通情達理,但是卻無法以流利的中文表達心中的感受,她崇拜作家,也暗示不論我將來當什麼,一定要「兼職寫作」。


父親是公務員,忠厚可靠,生活單純,母親的交友也就限於小小 的熟人圈,但是她夢想遨遊世界,廣結善緣,她的心海闊天空,卻是 除了買菜以外,出門多半是與先生同行。

因此我數度出國,感覺上總像在完成她希望來去自如的心願。


她由職業婦女到家庭主婦,中年後也曾想再做點什麼,卻沒機會。

於是,先生的情緒就是她的情緒,女兒的成敗就是她的成敗,很多 時候她「心不由己」。我們都愛她、需要她,她也知道,只是她不知 道自己需要什麼。她的身體一直都不很強壯,雖限制了她的野心,卻 未能阻擋她的夢想。


有這樣的一位母親,我在成長過程中竟然一直不曾察覺女性的角色常是被動與無奈的,她似乎在滿足於有個女兒的同時,無意教養我 成為女人,她供給我的是無限的天空與毫不保留的支持,我也從來沒 有「女孩子不可以…」的念頭。


母親並不是個特例,成千上萬的女人接受類似的命運,在社會上,她們擔任的是「補位」的角色,極其重要,卻將自己化為無形,如 鹽溶入湯中、菜中,不可或缺。

但是從某人的女兒,到某人的妻子( 媳婦),到某人的媽媽,是不是也有不少女人會自問:「我是誰?」 媽媽可能也從家人身上看到自己,她是否也會想:「除了先生和兒女,我還有什麼?」


這些問題也許一閃而逝,也許時時浮現,但是獨自摸索很容易鑽 牛角尖,而使得自己更迷惑。

因為並不是每位女人都有機會結婚,也不是結了婚的都有孩子,更不是每位媽媽都有機會參加各種團體成長,但是,仍然祝天下的母親都有自己的夢想,不管生活平不平凡。

澄 心 診 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earmind630 的頭像
clearmind630

澄 心 診 所 精神科 [ 健保特約 ] (台 北 市 中 山 區 )

clearmind6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