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376_434462226588483_1686323692_o  

幸 福 的 才 能

造 就 我 者

老 人 並 沒 有 閒 著

勿 把 該 捨 棄 的 幸 福 當 成 目 標 。

〈 五 十 五 〉

[ 澄 心 診 所 ]


外子常把這句話掛在嘴上:

「當我上了年紀,變癡呆了以後,

反正有的是時間,就來虐待媳婦,氣走她吧!」

 

我也如實把這句話轉達給媳婦。

 

然而,外子早已年過八十,卻還沒有開始虐待媳婦。

 

理由當然是媳婦相當稱職,此外,還有幾個能夠理解的理由。

 

第一個理由是,兒子夫婦與我們分開,

他門住在關西( 譯 註:廣義泛指大阪、京都、神戶一帶 ),

我們住在東京。

 

如果要虐待,則必須是伸手能及、伸爪可「抓」的距離才行。

有位智者曾說,

我們允許兒子在關西大學就職、讓他留在那裡,原來就是不對。

 

但是兒子早婚,一聽到他找到工作,

我們一家感恩都來不及,所以無暇顧及其他。

 

彼此住在看不見的遠方,是件好事,因為眼不見為淨。

 

我是個嘴巴壞的人,且沒耐性,

為了將帶給身旁者災難的程度降到最低,最好避免跟兒女住在一起。

 

再說,兒子一家,是「另外一個家庭」。

 

「他們歸他們,自己總會設法過活。」

 

我始終抱著這種放任的想法,我認為這點很重要。

 

兒子夫婦熱衷賽馬。

 

隔一段時間,夫婦倆必會相偕前往賽馬場,

賭注的錢很少,因此也沒有造成家庭問題。

 

外子極厭惡麻將、柏青哥之類的賭注,

但是,我們每隔數年,還是會和兒子夫婦一起去賽馬場。

 

那個時候,我會帶著好玩的心情購買賽馬券,

外子則只想在賽馬場用餐。

 

兩代之間,彼此都帶著這種感覺,

 

「隨心所欲地過活吧。」

 

有一次,我突然想到一件很單純的事。

 

亦即當兒子不殺人、不偷竊且平安地度過大學教師生活,

年屆退休時,我已九十多歲了。

 

到了那時候,我可能會搬去兒子夫婦家附近居住,

以便萬一我生病了,或屋頂的房子漏水,他們才能立刻趕來協助。

 

這種倚賴,還不算太過分吧。

 

不指望、捨棄,是老一輩的人在建構新裡上的幸福時,

應秉持的、相當重要的心態。

 

世間凡事如此,當準備放棄的時候,往往事情反而獲得解決。

 

但是,那並非意指應該放棄或自暴自棄,或怨恨日本這個國家。

 

重要的是,

自己擬的第一項計畫若無法達成,那就進行第二項計畫吧。

 

就像年輕時,擬定自我犒賞旅行計畫時的心情。

 

另外,丈夫尚未開始虐待媳婦的第二個理由是,

我們夫婦過得很忙碌。

 

至今一週中有四天,外子仍然得穿著西裝、領帶外出。

 

我大半時間在家,但是,寫作、讀書、做菜,

在數疊榻榻米大小的菜園裡,種些葉菜類的疏菜,過自給自足的生活。

 

然後,在偶然才騰出,拿出裙子修改長短,

而這是迄今都做不到的,或者丟棄東西(有時也會利用空閒間購物),

我常覺得,一天的時間不夠用。

 

特別是丟棄物品的快樂,幾乎與入浴相同。

 

寫過的作品與信件,已幾乎全燒毀了。

 

不需要的東西,也賣給了跳蚤市場或轉送真正想要的人。

 

現在,即使正在用的只是一個盤子或一塊桌布,

也能讓我感受到物品重生的喜悅。

 

當然,這是配合體力、健康,

以及殘存的身體功能才做得到的事。

 

我認為,不覺得老年人也該很忙碌的人,

通常比較隨性,且往往帶著隱居的心情。

 

昔日,不打獵的獵人、不捕魚的漁夫、不耕種的農夫等這種不勞動的人,

以現實的眼光來看,雖無關道德,但是多半無法存活。

我想,這種原則,至今未曾改變。

[待 續]

摘 自
天 下 雜 誌 出 版
曾 野 綾 子 著
澄 心 診 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earmind630 的頭像
clearmind630

澄 心 診 所 精神科 [ 健保特約 ] (台 北 市 中 山 區 )

clearmind6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